实施过程中实现了科技创新>>您当前位置:电子商务 > 案例分析 >

实施过程中实现了科技创新

来源:电子商务 时间:2018-05-02 10:28

  上海市首批市级科技重大专项之一———“硅光子市级重大专项”项目启动会在张江实验室举行。作为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重要举措,“硅光子”专项由张江实验室牵头,一批沪上在硅光子领域开展深入研发的企业和高校院所参与,面向硅光子全产业链,针对国内发展硅光子最为短缺的工艺平台、核心关键技术和关键产品研发精准布局,开展激光雷达、人工智能计算芯片、大规模光开关和3D光电集成等具有巨大应用潜力的前沿研究。
  在通信与计算领域,光电子技术是信息的产生、处理、传输的基础和关键,对更高速率、更高带宽、更低功耗、更低成本的永恒追求,推动着光电子技术的不断进步,也孕育着产业颠覆性发展的机遇。硅光子技术,大规模集成电路工艺用于光—电集成,已经在产业应用上崭露头角,彰显出巨大潜力,同时也有很多瓶颈问题尚待突破。多年来,上海在该领域开展了持续攻关,吸引了一批创新人才团队,有着较好的基础。
  市科委副主任干频表示,此次结合上海集成电路领域产业和技术创新优势实施市级重大专项,希望进一步聚集产学研各个环节有基础的团队,联合国内外力量,带动上下游产业发展,在上海形成完整的硅基光互连芯片产业链,打造世界级硅光子基地。
  启动会透露,目前已经启动硅光子、硬X射线、国际人类表型基因组首批三个市级科技重大专项,并在酝酿启动更多市级专项。
  实施市级科技重大专项,以全球视野、国际标准建设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张江实验室等是上海加快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重大举措和积极探索。市级科技重大专项主要聚焦基础研究、核心技术攻关,具有资金投入量大、协同效应突出、支撑作用明显等特点,对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形成有效补充,对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提供支撑,推动实现科技创新能力和产业核心竞争力的全面提升。 “上海建工希望建立起自己成熟的后端更新改造服务队伍,去直接从事后端更新改造服务工作。在既有建筑改造这块,集团想要培养一些专业技术的带头人,对已经完成的既有建筑改造进行总结,形成一些标准的东西,以指导工程实践,为大家服务。”
  4月27日,澎湃新闻记者在参加“中国品牌日”之“上海服务”专题采访时,上海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上海建工”,600170)总工程师龚剑作出上述表示。
  上海建工的前身为创立于1953年的上海建筑工程管理局,1994年整体改制为以上海建工(集团)总公司为资产母公司的集团型企业。1998年发起设立上海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0年和2011年,经过两次重大重组,完成整体上市。
  2017年,上海建工新签合同额2580.82亿元、完成营业收入1420.83亿元。
  据上海建工方面表示,该公司参与了60%以上的上海市重大重点工程建设,建造了包括上海中心大厦、国家会展中心(上海)、上海迪士尼乐园、昆山中环线等在内的一系列“超级工程”。
  目前,上海建工的国内市场形成了以长三角区域,以及华南区域、京津冀区域、中原区域、东北区域、西南区域和其他若干重点城市组成的“1+5+X”发展格局,承建的工程覆盖全国近30个省市的100多座城市和海外22个国家或地区。
  在国际市场,上海建工形成了柬埔寨、特立尼达多巴哥、厄立特里亚等多个相对稳定的根据地市场,2011年至2017年,累计完成国际业务营业额535亿元。
  上海中心大厦样板工程:将服务向前端延伸
  据上海建工方面介绍,目前该公司拥有完整的建筑全产业链,能够为客户提供从投资、建设到勘察、设计、建造、运维、更新等为一体的建筑全生命周期服务。
  龚剑表示,在许多公司参与的大型工程当中,往往会在前期建设过程,特别是在设计方面,就为业主出谋划策,以优化整体的工程建设,“在初期设计过程中就涉足,这也是把服务往前端进行延伸的过程。”
  其中,上海中心大厦工程就是典型案例。
  龚剑介绍,在上海中心大厦建设之前,同样位于陆家嘴的金茂大厦和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建设时均采用钢管桩。但由于钢管桩是采用打射的方式进行施工,会产生相当大的噪音,“在陆家嘴地区用这样一个噪声非常大的工艺显然不可能,(当时)边上五星级宾馆都造好了,因此就需要研究如何采用一个非常环保的方式。”
  据龚剑回忆,当时公司的工作人员在现场提出方案,并做了大量工程试验,最后采用了安静的钻孔灌注桩的施工方法解决了工程问题。“上海中心大厦的钻孔灌注桩是在400米以上我们国家最先采用的灌注桩,在原来的超高层基础上形成了一种新的桩型。”
  龚剑表示,上述桩型的亮点在于设备的改进,“很多规范的要求是100分之一,我们达到150分之一,还采用了桩端放浆等新技术,在底部进行注浆,可以将承载力从800吨提高到将近3000吨,将近翻两番。”
  此外,在上海中心大厦的基坑工程,上海建工施工团队也提出了新的建造思路——“主楼顺做、裙房逆做”。这一方案实现了三个方面的最优化:工期最节约、临时材料投入最少、对环境影响最小。
  龚剑称,“按理说这些工作都不需要我们负责,一般是由设计方或者由业主负责完成,但因为我们是有经验的承包商,因此在这个过程中就承担了咨询、出谋划策,并在实施过程中实现了科技创新。”
  重视后端更新改造服务:建立成熟队伍,培养专业技术带头人
  龚剑介绍,运维后端是这些年行业内出现的新领域,非常重要。上海建工希望建立起自己的成熟的后端更新改造服务队伍,去直接从事后端更新改造服务工作。
  龚剑还表示,上海建工希望在既有建筑改造这块培养一些专业技术的带头人,对已经完成的既有建筑改造进行总结,形成一些标准的东西,以指导工程实践,“现在很少有企业能够非常系统地去发展(既有建筑改造业务),我们希望能总结好标准化的经验,为大家服务。”
  在龚剑看来,既有建筑在70年寿命后会产生大量问题,因此这对于运营维护形成了非常重要的板块发展空间。
  既有建筑改造也被叫做“城市更新”,目前上海建工已积累了大量案例,2017年上海玉佛寺大雄宝殿平移顶升工程就是一例。
  据上海建工方面介绍,修缮前,玉佛寺虽然拥有近百年历史,但内部场地拥挤,房屋年久失修,已不能很好地满足实际使用需求。
  要消除公共安全隐患,改善环境,就必须对玉佛寺进行整治、改造、修缮,大雄宝殿的移位工程就是其中之一。但大雄宝殿木结构不生根的特点使得平移顶升的过程犹如推一张“桌子”,“桌子”下方还需带着所有佛像、佛台一起移动,过程中如何保障整体结构和佛像文物的安全,对于施工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为了确保在移位过程中大雄宝殿和佛像安全完好,上海建工研发出“互联网+移位远程智能监控评估平台”,手机移动端的远程实时监测移位进度和状态的可视化管理,对移位的加速度、速度严格控制。建筑物和佛像布置全部布满观测点,这些观测点有的是测试力和变形的传感器,有的是用光学观测物体表面变化的传感器。除此之外,平移工程还配备相应的预警措施,通过多元方式实时监控移位的整个过程。
  最终,大雄宝殿成功向北位移30.66米后顶升1.05米,成为国内外建筑史中第一例实现整体建筑和内部佛像、文物同步平移的工程。
  “修旧如旧,保持历史的痕迹,在继承原来老的基础上更新,这是上海建工对城市更新的改造立足点。”龚剑表示。
  除上海玉佛寺大雄宝殿平移顶升工程之外,上海建工还遵循着“不停航、不停业、不封路、不拆迁”的理念,将位于南京路和浦东新区的地标锦沧文华大酒店、第一八佰伴全面升级。上海浦东国际机场T1航站楼、上海虹桥国际机场T1航站楼、恒隆广场、兰生大酒店、东方商厦等项目也都“静悄悄”地焕然一新,散发出新的活力。
  上海建工集团党委副书记、总裁卞家骏表示,“城市更新项目需要像绣花一样进行精细化管理。”他指出,在第一八佰伴项目中,管理计划性和时间节点尤为看重,除了对夜间施工的灯光进行控制外,为了不影响白天正常营业,施工人员在每天凌晨收工时要将建筑材料收到指定的地方,一直坚持到工期结束,“对建设现场的管控、降低对民众的影响始终是我们的第一课题。”



上一篇:北京举行中国电子商务新经济产业发展峰会
下一篇:新时代宝应检察精神大讨论活动